以问答形式介绍东正教基本信仰

点击感兴趣的问题可以展开阅读相关信息

东正教会由耶稣基督创立,是圣经新约所记载的教会。她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基督教会,在两千年不间断的传承中,忠实保存着耶稣基督教导给使徒,再由使徒和他们的继承人们代代相传的基督教信仰。其它所有基督教派别和分支都可以从历史上追溯回东正教。

“东正教”这个名称里的“东”是相对初期教会所在的古罗马帝国而言,反映出东正教在历史和地理上,与东罗马帝国的联系。“正”是指正确、正统的教义和崇拜上帝的方式。东正教还是世界第二大基督教团体。东正教也称为正教。

东正教相信圣经所启示的三位一体的教义。“三位”是指圣父、圣子和圣灵,这其中的每一位叫做一个位格。“一体”则是指这三个位格是一个神,永恒地共享同一个神性。三个位格本质相同,同为上帝,同尊同荣,却各具特点;虽特点迥异,却完美和谐共融;藉着永恒运行的完美互爱,居住在相互之中,却不相互混淆;是一个神,不是三个神,也不是一个神的三种不同化身,或三种不同的状态。圣父、圣子和圣灵具有同一个意愿和同一个神能(Divine Energy),以各自独特的方式,采取同一个行动。宣认三位一体的教义对我们实践基督教信仰至关重要。

上帝圣父是上帝三位一体中,或者说上帝圣三中的一个位格,是上帝圣三的另外两个位格——圣子和圣灵——的本源。圣子和圣灵的神性皆由父而来。只有一位上帝,是因为只有一个父,他是将“三位”联结为“一体”的纽带。

子由父所生,圣灵从父发出。天主教和新教通常认为圣灵不仅从父发出,也从子发出,也就是添加了神学上常说的“和子句”(Filioque)。这不仅违反了早期教会“圣灵从父发出”的共识,造成了神学上的不准确,而且对信仰生活是有害的。

父藉着子在圣灵里创造了天地和一切有形无形之物。藉着圣子耶稣基督,在圣灵里,我们得以认识父。

耶稣基督是上帝三位一体中,或者说上帝圣三中的一个位格,是上帝圣父的形象,是“道成肉身”的“道”,是上帝圣言。《尼西亚信经》关于耶稣基督的内容涵盖了东正教对他的信仰:“我信唯一的主耶稣基督,上帝的独生子;在万世之前由父所生,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上帝的真上帝;受生而非被造,与父同一本元,万物藉他而造成;他为要拯救我们世人,从天降临,由圣灵和童贞玛利亚取得肉身,而成为人;在本丢·彼拉多手下,为我们钉十字架;受难,而被埋葬,照圣经所言第三日复活,升天,坐在父的右边;将来必在荣耀中再临,审判活人、死人,他的国永无穷尽。”
上帝圣灵是上帝圣三中的一个位格,从上帝圣父发出,与父同一本元,和父子一样,都是上帝。他是护慰者,真理之灵,无所不在、充盈万有者。他是圣善的宝藏,是赋予生命者。在旧约圣经中,他又被称为“上帝的灵”或者“上帝的气息”,先知从他这里获得启示,讲说上帝的道,施行上帝的旨意。从父发出的圣灵,由圣子耶稣基督赐予教会,使教会获得服事上帝的能力。我们在洗礼后,涂抹圣膏油的时候,领受圣灵。

道成肉身是指永恒的上帝圣言,或者说上帝的“道”,也就是上帝圣三中的圣子耶稣基督,进入人类历史,成为肉身。道成肉身不仅是指耶稣的成胎和出生,而且更广泛地包含他的生活、教导、苦难和得胜,这一系列事件。这是上帝圣言在世间有形的活动。

耶稣基督具有从童贞玛利亚而来的完全的人性,也具有从上帝圣父而来的完全的神性。他在圣父面前活出了人类被创造时,本应有的完美样式,恢复了人与上帝之间的和谐,从而拯救了人性,使人类可以通过他,获得拯救。道成为肉身,不仅是为了治愈人性中罪的伤痕,更是上帝的爱至真至切的表达。在这挚爱中,上帝与他的造物团聚,神性与人性在耶稣基督里完美共融。

罪是指偏离目标,是指不去做应当做的事,不去成为本来应当成为的样式。上帝给人的使命,是让人作为上帝的形象,和谐地生活在上帝神圣的生命中,并管理一切受造物。辜负了上帝对我们的如此期望,这就是人的罪,或者叫“人的堕落”。罪玷污了人性,使之无法忠实地反映上帝的形象,使人性失去了不朽。罪使我们带着一切受造物,陷于邪恶与死亡的权下,疾病和苦难也因此趁虚而入。

上帝之子耶稣基督为了拯救我们,从童贞玛利亚取得了人性,他在上帝圣父面前完美无暇的生活,将人性从罪中拯救出来,使我们可以通过他,脱离罪的捆绑。

“原罪”(Original Sin)是一个天主教和新教的概念,是指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里,违反上帝的诫命所犯下的罪。天主教和新教按照奥古斯丁的理论,认为世世代代的人类,无论自己的行为如何,都因此带上了“原罪”。东正教则认为,每个人都只因自己犯罪而有罪。人类不继承始祖犯下的罪孽,只继承他们犯罪的后果。这后果就是人性被罪这种可遗传的疾病污染,从此人性趋于犯罪,而罪给人类和世界带来了死亡、疾病、苦难和邪恶。因此人性需要被治愈。得救,或者说人性的康复,是一个过程,而教会是治疗我们受伤灵魂的医院。东正教称亚当和夏娃的悖逆为“初罪”(First Sin)或“始祖之罪”(Ancestral Sin)。

人是唯一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样式被创造的受造物。人受造是为了作为上帝的形象和样式,和谐地生活在上帝神圣的生命中,管理一切受造物,并在其中反映出上帝的临在、意志与权能。上帝的生命是无限的,因此人作为上帝的形象,生命也本应该在永恒无尽的成长中更像上帝。正如教父们所言,人生命的意义是要靠着恩典成为上帝按照本性所具有的样式。上帝之子耶稣基督亲自向我们诠释了如何成为真正的人。他是上帝本体的真像,我们要活出上帝的形象,就是要活出耶稣基督的形象和样式。在耶稣基督里荣上加荣,在永恒中不断活出更丰富、更像上帝的生命,是人幸福的无限源泉。

东正教认为“得救”主要是指“神化”(Theosis),也就是成为上帝的样式。人要得救,不仅是要脱离死亡,脱离罪,更是要实现上帝造人时,赐予人的使命,也就是要成为上帝的形象与样式,或者按照教父们的说法,靠着恩典成为上帝按照本性所具有的样式。成为上帝的样式,不是一朝一夕、一生一世可以成就的,因此得救是一个在永恒无尽的成长中更像上帝的过程。这个过程从今生开始,直到天国,持续到永远。帮助我们得救的恩典是上帝白白赐给我们的,但得救的过程也需要人的积极参与。这就好像阳光白白地洒在大地上,但如果想沐浴到阳光,人就要积极地来到日光中。

圣经《创世记》告诉我们,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样式被创造的。按照教父们的教导,上帝的形象是指,人生活在上帝之中的这种与生俱来的潜能,而上帝的样式则是指,这种潜能的实现。实现这种潜能,是基督徒属灵成长的终极目标。东正教将“成为上帝的样式”称为“神化”(Theosis)。

神化不是指从本质上变成上帝,也不是指人的生命消融在上帝的生命中,而是指人以完整的自我意识与特征,参与到从上帝本体所发出的神能(Divine Energy)中,被圣灵充满,生活在上帝之中。神化是一个从今生到永远的过程,在天国中,才能达到真正的丰富。真诚追求神化的人,可以在今生就体验到天国的丰富,这就是体验到上帝的永光(Uncreated Light)。

上帝的神能(Divine Energy),是指上帝的行动,或者说上帝权能的作为。区分上帝的神能与上帝的本元(Essence),是东正教的一个重要概念。
 
上帝的本元,对人类来说,是永远无法形容、无法想象、无法触及、无法理解的。而充盈在万物之中,可以被人类体验、了解和参与的,是上帝的神能。神能不是上帝的创造物,它是上帝自己在行动中的显现,永恒地从上帝的本元发出。它也不是上帝的某个部分,每一个神能中都有上帝完全的临在。人在神化(Theosis),或者说得救的道路上,试图参与,并与之合一的,就是上帝的神能。上帝的神能,有时候又叫上帝的荣耀,或者上帝的恩典。

上帝的永光(Uncreated Light)是上帝神能(Divine Energy)的可见特征。说它是永恒的,是因为它不是一种受造物,而是上帝的自我彰显。圣经多次提到上帝是光。东正教秉承教父们的理解,认为这样的表述,不是一种比喻,而是表达了上帝实实在在的特点。上帝的永光可以同时被人的感官和理智感受到,但又超越了人的感官和理智。耶稣基督登山显荣时,向使徒们发出的光,就是这永光。人在灵修的道路上切实地悔改,参与到上帝的神能中,也可以体验到这光。东正教的多位圣人,例如10世纪的新神学家西满(Symeon the New Theologian)、14世纪的格列高利·帕拉马斯(Gregory Palamas),还有19世纪的萨罗夫的塞拉芬(Seraphim of Sarov),都谈到过永光的体验。这体验,是新天新地的预示,是永生在今生的开始。

基督教会是由耶稣基督创立,在现世和天国,遵从和实行上帝旨意的上帝选民的集体。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基督是这身体的头。正统信仰的总结《尼西亚信经》有这样一句:“我信唯一、神圣、大公、传自使徒的教会”,将信教会作为正统信仰的一个重要部分。教会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是上帝对世界的馈赠。这馈赠中蕴含了救恩、智慧、启迪、宽恕,和击败黑暗与死亡的胜券。只有在教会中,人才能达到与上帝的充分完美的共融。教会具备唯一、神圣、大公、传自使徒,这四个特点。这些特点都是东正教会所具备的。

基督教会有四大特点,其中首先是“一”,唯一的“一”,合一的“一”。教会是“一”,是因为上帝是“一”。上帝不仅是唯一的,而且圣父、圣子和圣灵,这“三位”也合而为“一体”。这个“一”的特点就意味着,教会是不可分裂的。人要么在教会之中,要么在教会之外,却不能将教会分裂为多个。人与世界的使命,是与上帝合一。教会的使命,则是在万方和万代,彰显、事奉,并且实现这种合一。在教会中,我们通过感恩祭,或者说圣餐礼,领受基督真实奥秘的圣体血,共同成为基督的身体,与基督,与彼此合而为一。

基督教会的四大特点之一是神圣。耶稣基督是神圣的,所以教会作为基督的身体,也必须是神圣的。我们说教会是神圣的,不是指教会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圣洁完美。教会的成员不管是圣洁,还是有罪,都不影响教会的神圣性。基督徒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称得上神圣,与这个人在多大程度上生活在上帝之中有关。加入教会,并不能使人对罪免疫,而罪则使人离开基督的神圣。我们说教会是神圣的,意思是教会的任务是将我们从罪的奴役中解救出来,将我们的生命献给上帝,并藉着上帝的力量圣化我们的生活。

基督教会的四大特点之一是大公。大公,一方面有普世的意思,也就是说教会不仅限于某一个地区、某一段时间,或者某一类人,教会是面向万方万代的所有人的。大公,另一方面的意思是圆满,也就是说教会教导给我们的教义和信仰方式是圆满无缺的。教会获得了上帝圆满的启示,具有上帝完全的临在。

大公教会由许多地方教会组成,每一个地方教会都由一名主教领导,但这些地方教会,并不是大公教会的下级。每一个地方教会都具有同等的圆满,每一个主教都具有平等的权威。是相同的教义和信仰方式,使众多地方教会合而为一。

基督教会的四大特点之一是传自使徒。这一方面是指,教会的信仰和实践信仰的方式,必须建立在使徒的见证和教导的基础上。这些使徒是耶稣基督亲自拣选的,他们的教导是基督传授的,他们的权威从基督而来。另一方面,传自使徒是指教会的领导权来自使徒。使徒和他们的继承人们,用按手的方式,将教会的领导权代代相传,直到如今。这是信仰正统性的有形见证。这种将正统的信仰和公认的权威代代相传的方法,也叫使徒统绪(Apostolic Succession)。
 
教会的使徒性还意味着,教会承担着使徒的责任,要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
使徒统绪(Apostolic Succession)是基督教会为了确保福音事工的正统性和连续性,通过使徒和他们的继任者,将教会的职责、权威和能力代代相传的方法。这个统绪的连贯性由教会的主教们保持。他们的圣职从使徒而来。他们延续着使徒的事工。从历史上讲,东正教每一名主教的任命都可以追溯回使徒。主教们通过使徒统绪领受圣灵,并在圣灵的引领下,继续使徒在教会的工作。
 
使徒统绪包含三个必要条件:圣职的任命可以追溯回使徒,忠于使徒所传的信仰,忠于基督所立的教会。满足这三个条件的主教才被认为继承了使徒统绪。使徒统绪是基督教会的四大标志之一。另外三大标志分别是唯一、神圣和大公。

教会传统,也叫圣传统,或者圣传,是基督教会在圣灵引领下的属灵生活经验,从耶稣基督亲自拣选的使徒们开始,在基督徒中代代相传,直到如今。圣传统以口传和文字这两种形式传承。教会中习以为常的事物,并不一定都属于圣传统。有些是教会所处时期、所在地区的习俗,有些则来自人的罪。只有在圣灵的指引下,与上帝永恒的天国有关的,才能称为圣传统。

圣经,作为文字传统的一部分,是圣传统的核心。圣传统还包括圣礼的仪文和规程、教会的祷文、主教公会的决议、教父们的著作、圣人的生平、教会法、教会的绘画音乐和建筑等艺术形式。

将圣经的内容作为基督信仰唯一可靠的依据,这样的教义叫作“唯独圣经”(Sola Scriptura)。这是东正教所反对的。应当说,这条教义本身就是违反圣经的。新约圣经反复强调坚守教会传统的重要性。使徒保罗说:“凡所领受的教训,不拘是我们口传的,是信上写的,都要坚守。”(《帖撒罗尼迦后书》2:15)而且圣经本身也是教会传统的产物。哪些书卷被收录在圣经当中,不是圣经本身定义的,而是遵从和实行上帝旨意的上帝选民,在信仰生活中慢慢取得的共识。而圣经中书卷的组成,直接决定了圣经所包含的信息、所反映的教义。圣经在教会传统下成书,其中的内容自然也就要在教会传统下解释。将圣经“唯独”出来,偏离了圣经与教会的历史。

东正教与天主教和新教具有相同的《新约》正典,共27卷书,但《旧约》却有很大不同。

东正教秉承基督、使徒和早期教会对《旧约》正典的理解,根据《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坚持《旧约》正典应包含49卷书,比天主教《旧约》多3卷,比新教多10卷。在共同承认的39卷书中,东正教的内容也根据《七十士译本》与天主教和新教多有不同。

东正教不同意新教以犹太教圣经作为《旧约》的主张,认为犹太教的意见不能作为基督教删减圣经的标准。

相关文章:东正教圣经目录,及与天主教、新教圣经的对照

《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是基督、使徒和早期教会所使用的圣经,被东正教会视为《旧约》圣经正典,也是圣经《旧约》在历史上最重要的希腊文译本,因相传是由72位犹太学者译成,故称为“七十士”。

《七十士译本》成书于公元前三到二世纪,成书时间比新教《旧约》普遍采用的希伯来文的马索拉文本(Masoretic Text),要早一千年。《七十士译本》的出现是因为希腊语在当时已经成为广大犹太人的日常语言,通晓希伯来语的人却比较少。《七十士译本》不仅为基督教义提供了重要依据,而且《新约》圣经所引用的《旧约》经句,大部分来自这个译本。要想准确理解《新约》圣经原文的语法、词汇和世界观,没有《七十士译本》是无法做到的。

圣经次经(Apocrypha),有时又被称为旁经或后典,是指包含在《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中,被早期基督教会奉为《旧约》圣经正典,但却没有被希伯来圣经收录的书卷和篇章。东正教以《七十士译本》为《旧约》正典,因此不存在“次经”的概念。这是一个从基督新教和天主教的角度看《旧约》,才会有的概念。次经有时候会被人与伪经和新约外传相混淆。

伪经(Pseudepigrapha)是指一批形成于希腊化时期而不见于希伯来圣经和《七十士译本》的犹太宗教作品。而新约外传(The Apocryphal Books of the New Testament)则是指未收入《新约》正典而与圣经类似的古代基督教著作,或以《新约》人物名义写作的非正典性作品。

相关文章:东正教圣经目录,及与天主教、新教圣经的对照

教会圣徒中有一些神学家和属灵生活的导师捍卫和解释了基督教信仰,我们称这些圣徒为圣教父。他们中有些人是护教者,他们面对不信基督教的人对基督教的质疑和诽谤,为信仰辩护。有些则抵挡教会内部破坏信仰的异端邪说,捍卫了正统教义。还有些教父通过身体力行,以自己的行为、生命向周围的人展示出一个真正基督徒的样式,教导别人如何抵抗罪恶,如何更深刻更完全地活在基督里。教父的出现并不局限在某个历史年代。圣灵对教会的引领是不间断的,因此受圣灵引领的卓越基督徒也会层出不穷。

教父在解释教义时的权威性,来源于他们对正统教义的亲身体验。他们教导的都是他们亲身经历过的。他们怎么教导别人,自己也是怎样生活。换句话说,他们的权威性来自于他们过人的才智、圣洁的灵魂和公义的生活这三者的结合。我们以教父为权威,不是迷信他们每一个人的每一句话都是毫无错误的。我们也不会因为教父们有圣灵的引领,就说他们拥有某种“绝无错误”的特权。我们以教父为权威,是以他们的共识为权威。这种共识是指,将众多教父的著作看作一个整体,其中所体现出的对基督教教义的理解和对信仰生活方式的共识。这种共识在东正教会中具有极大的权威,是教会汲取教义的源泉之一。

基督教会的一些成员对教义断章取义,扭曲篡改,破坏基督信仰的完整性和教会的合一,这样的人被称为异端。

不是任何偏离正统基督教信仰的人都可以被称为异端。首先,异端必须是曾经在正统教会内部的基督徒,不信基督教的人不能被称作异端。其次,“异端”这个词含有“故意”的意思,也就是说,异端分子明知自己偏离正统教义,仍然坚持自己的断章取义、扭曲捏造的教义,在被人纠正之下,也拒绝悔改。他们这种明知故犯的行为是一种罪。相比之下,一个基督徒,如果仅仅是因为疏忽、无知或者被误导,在没有人纠正的情况下,如果相信或宣传了违反正统信仰的学说,不能算是异端,他所犯的错误也不是罪。

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与样式创造的,因此基督教以外的宗教和哲学都或多或少地包含着关于上帝的真理。二世纪的教父、 殉道者圣查士丁(Justin Martyr)将这些真理称为“圣言的种子”(Spermatikos Logos),或者“道的种子”。而圣言就是耶稣基督。人在基督教以外的宗教和哲学中,可以察觉到这个种子的存在,但却因为谬误的掩盖,看却很难看见,伸出手却很难抓住。任何对真理的真诚探索都可以给人最终认识耶稣基督提供帮助,但只有在基督里,这些探索才能找到完美的答案,也只有在基督教会里,人们才能得到真理的圆满启示。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需要说明的是,东正教认为“得救”主要是指“神化”(Theosis),这是一个靠着上帝的恩典,在永恒无尽的成长中,更像上帝的过程。只有上帝才能决定他的恩典照向哪里,人无权断言哪有恩典,哪没有。除了教会公认的圣人以外,我们也无法断言哪些人必定得救,因为只有上帝才能彻知人心,也只有上帝才能判断一个人是否按照恩赐,真诚虔敬地生活。但是我们同样强调,东正教会保存着上帝真理的圆满启示,只有在东正教会里,人才能充分体验到在基督里的完美丰富的生命。我们虽然无法断言哪些人会得救,但我们可以分辨哪些信仰理论会阻碍人体验这种生命的丰富。